幽幽武威城,千秋家国梦 —— 观中华历史文化,见证国家大一统的荣辱与共

来源于:悦丽时尚网 发布时间:Nov. 12, 2019, 9:51 a.m.编辑:黄馨

武威冰沟河的地形就是河西走廊的代表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武威冰沟河的地形就是河西走廊的代表


在中国众多的历史文化名城中,很少有城市像武威这样,既记录着汉王朝囊括西域的大国雄风,又肩负着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水乳交融的历史进程,还见证着国家大一统的荣辱与共。


祁连山雪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祁连山雪


幽幽一座武威城,与尔同逍万古情…… 马踏飞燕——心如奔马,梦踏九霄 如果要急于亮出一张城市名片,让世人对武威刻骨铭心,那一定是马踏飞燕。 马踏飞燕又名“马超龙雀”、“铜奔马”等,为东汉青铜器,1969年出土于武威市雷台汉墓,现藏于甘肃省 博物馆 。这件历史瑰宝身高34.5厘米,身长45厘米,宽13厘米,自出土以来一直被视为中国青铜 艺术 的巅峰之作。


天马徕,龙之媒,游阊阖,观玉台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天马徕,龙之媒,游阊阖,观玉台


透过骏马矫健的英姿和风驰电掣的速度,我们依稀看到马文化与一个朝代的兴衰成败。


马者,兵甲之本,国之大用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马者,兵甲之本,国之大用


在冷兵器时代,以步卒为主的中原人和以马队为核心的游牧民族起刀兵之时,马的品种和优良与否就成了战场上重要的筹码,马与一个王朝的军备强弱,国势盛衰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。 《后汉书·马援传》载:“马者,兵甲之本,国之大用”。连汉武 帝都 豪情万丈高调地宣誓“天马徕,从西极,涉流沙,九夷服。”并不惜为马而发动战争。 从这个意义上,马踏飞燕不仅是一件 艺术品 ,还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官,更是一统情怀与民族自信的载体。


马踏飞燕成为中国旅游标志后出现在各国城市和地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马踏飞燕成为中国 旅游 标志后出现在各国城市和地区


1983年“马踏飞燕”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中国旅游标志。 武功军威——汉武大帝,威震四野 无论谈中国地理还是历史,河西走廊都是最浓重的一章!


汉武帝通过河西走廊切断了匈奴与西羌的联盟并且链接西域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汉武帝通过河西走廊切断了匈奴与西羌的联盟并且链接西域


自古,武威这片土地就是河西走廊上最大的绿洲,作为守卫长安和抵御西域的门户,武威在很长时间里都是西北地区的军事政治中心,也是历朝历代帝王将相心中最深的痛。在这里,彪悍的匈奴骑兵层出不穷,动辄直逼长安,民不聊生。即便威猛如汉武大帝,也每每夜不能寐。 如何拔掉这根心尖利刺呢?公元前126年,当风尘仆仆的张骞出现在长安城,从衣袖内掏出一卷绵长的羊皮地图,缓缓露出祁连山的巍峨雪峰、辽阔草原……汉武帝刘彻顿时有了主意,他拍案而起,下令攻打匈奴。


祁连山上的雪终年不化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祁连山上的雪终年不化


于是,年仅十九岁的霍去病被委以重任,以史上第一位骠骑将军的身份,怀揣着“匈奴未灭何以家为”的情怀,穿过乌鞘岭,直捣焉支山,大败匈奴,留下一曲旷世悲歌: 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 失我焉支山,使我嫁妇无 颜色 。 从此,匈奴远遁。 为表彰霍去病武功军威,进而宣示汉帝国的权势到达河西,汉武帝设置武威郡,至此边陲安宁, 丝绸 之路得以畅通。 凉州会谈——风马白塔,西藏回家 武威这座城记不仅有大汉天子开疆拓土的烙印,还有国家团结统一的进程。那就是“凉州会谈”。


成吉思汗的孙子西凉王阔端雕像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成吉思汗的孙子西凉王阔端雕像


白塔寺门口的萨迦·班智达·贡噶坚赞雕像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白塔寺门口的萨迦·班智达·贡噶坚赞雕像


1247年,西藏精神首领萨迦·班智达应蒙古汗国皇子、西凉王阔端的邀请,在凉州白塔寺成功进行了历史性会谈,避免了西藏一场生灵涂炭的浩劫,颁发了《萨迦班智达致番人书》,从此西藏正式纳入中国行政版图。如今的白塔寺就是这一重大历史 事件 的见证地。